用户名:
密码:
龙胜伟江的山歌哟
发布时间:2019年02月12日  来源:桂林红豆网-广西日报

    塘里蛤蟆塘里好,井里蛤蟆井里凉。

    生在高山福气好,六月酷暑有凉风。

    苗家儿女爱唱歌,因为生在高山坡。

    早看日出晚看星,树叶还比星星多。

    龙胜各族自治县伟江乡,山高水长,山清水秀,山山弄弄里总是回荡着悠扬的山歌,律清而韵长。

龙胜伟江的山歌哟

    伟江人生性快乐,他们总是那样幸福和甜美,他们心里满满地洋溢着山歌。他们用山歌滋润生活,用山歌颐养身心。是啊,饭养身,歌养心,山歌是伟江人血液里流淌的民族基因,山歌是伟江人心灵的密码,是这一方土地上人们的精气神。

    在伟江,人人能唱,个个会说。花草树木鸟兽虫鱼也能入歌,人情往来红白喜事都能对唱。在这里,不需要正式的邀约,不需要华丽的歌堂,既来之则安之,既来之则唱之,总是说到就来,讲起就唱。有时候,田间地头,凉亭树阴,小伙姑娘开起歌堂,对起山歌,时而清唱,时而又吹起木叶。有时候,街头巷尾,井水边上,人们也在对唱山歌。有人家的地方就有山歌,有村寨的地方就有山歌。

    在伟江,山山岭岭密布着山歌种子,雾霭山岚氤氲着山歌因子,整个伟江的山山水水便是一个活态的山歌宝库。在这里,小伙子碰见熟悉的伙伴,唱起山歌,对方总能以歌作答,正是你有来言,我有答语,你方唱罢我登场。在这里,行走在路上,总能遭遇山歌的撩拨,来一场猝不及防的山歌对唱。有时候,互不认识的两伙人相向着走来,一方试探着唱上一两首山歌,对方伙伴眼睛一亮,便好像对上了暗号,即刻相互酬唱,对答如流,一发而不可收拾,接下来便是山歌缭绕,不绝如缕。

    在伟江,遇到外乡人,热情好客的乡亲们依旧以山歌开场,询问对方,只是那情况就有些不同了。客人远道而来,擦肩而过,还没回个神来,对面的姑娘已然把山歌抛将过来,唱一些欢迎远道而来、邀请到家里作客之类的开场歌,其情真,其意切。可初来乍到,来到贵乡,这阵势让人有些秀才遇着兵的感觉。于是客人不知所措,愣在那里,见其人,闻其声,而不知其意,云里雾里,半夜摸瓜,不知如何是好啊。仔细听,听不懂,好似鸭子听雷,这时候气氛有些尴尬,画面也似乎不太和谐。然而,貌似不太和谐的背后便是最大的和谐,因为长驱直入下手为强的刁蛮背后是宽厚的温情和博大的爱意,于是有情便温馨,有爱便和谐。

    在伟江,唱山歌是门技术活。需要机智灵活,活学活用,要学会有样学样,见子打子。在这里,山歌唱得好的都是一些技高一筹、艺高胆大的后生,而女孩子喜欢唱山歌的也总是那些乖巧机智、秀丽俊俏的姑娘。在伟江,人们世世代代都遵行着这样的生活信条:要想娶到好媳妇,学会唱山歌;要想过上好生活,学会唱山歌。

    过去的伟江,地处偏远,生活总有些清苦,苦难的生活塑造了伟江人坚韧而乐观的品性。坚韧则不怕吃苦,苦中作乐;乐观则愈挫愈勇,笑对生活。坚韧和乐观的品性常常外化为一种大胆而泼辣的风格。他们说,做事如同打架,唱歌如同讲话。生活里,他们总是无风起浪,率性而歌,热情飞扬,山歌遍地。在伟江,人们火辣辣的情感无需引爆而自燃,于是张口即来,出口成章。面对青春,他们笑着唱道:

    十七十八花正开,二十七八花满台。

    再过两年人老了,挑水淋花花不开。

    十七十八正当时,正当买马正当骑。

    再过两年人老了,黄金难买少年时。

    生在乡下,长在高山,伟江人对生活之苦体味太深,常常用山歌来排解:

    上坡手攀苦李树,下坡手扯苦李枝。

    吃了几多苦李子,苦在心头人不知。

    苦麻菜,苦连连,多放油盐苦也甜。

    多种田来多种地,生活也会比蜜甜。

    看见愁肠满怀的少女,他们好心劝慰,温情地唱道:

    妹莫愁,妹莫愁,莫愁六月无日头。

    八月过了有重阳,吃了红薯有芋头。

    妹莫愁,妹莫愁,莫愁六月无日头。

    少年日子等闲过,只怕老了空白头。

    在伟江,山歌还是一株活气草。左邻右舍,上家下屋,相互酬唱,其乐融融。人们用山歌将彼此的心连接起来,也把时光和生活细心地雕琢:

    高山野岭种高粱,高粱结子甜又香。

    好吃不过高粱酒,好玩不过妹家乡。

    玉米油茶喷喷香,又放胡椒又放姜。

    妹子油茶打得好,过了三天嘴还香。

    姚文达,一个壮实的伟江汉子,圆圆的脸上总是挂着掩饰不住的笑容。这一天,伟江乡成立30周年乡庆,他被单位派去接送客人。这是一些去乡里参加乡庆活动的女宾。他开着大巴车,有几分自豪,有几分得意。作为家乡人回家乡为家乡办事,这让他心里乐开了花。他满面笑容,一路春风。这时候,不知是哪一位女宾突然唱起了山歌,紧接着,两个跟着唱,三个跟着唱,再后来,整车的人都齐刷刷地唱了起来。哇,一个个女宾,神情严肃,摇晃着身姿,全神贯注地唱着同一首山歌,这场面多么震撼!此时此刻,车外细雨霏霏,寒流滚滚,车内歌声荡漾,春意融融。这时候,女宾们已然达成共识,拧成了一股绳,团结一致,共同对外,她们将姚文达,这位平时难得一见的老乡,当作对唱山歌的靶子群起而攻之。她们唱了一首又一首,唱了一遍又一遍,可姚文达就是毫无动静,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姚文达今天算是歌海奇遇了。心想自己生性豁达,爱唱山歌,却从来未曾遭遇这样的情况。过去唱山歌,少年时光,看管着牛群,面对蓝天白云,悠然唱来,歌由心生,自然而然。年纪稍长,过村走寨,与姑娘对歌,也是与小伙们相伴而行,早作准备。不论是在村里还是在村外对歌,总是分宾主,有先后,双方大概旗鼓相当,势均力敌。歌堂一旦开起,双方便积极投入,热情应对。有时候,姑娘们热情似火而百般刁难,伙伴们也能对答如流,应对自如。面对姑娘里那些老辣刁钻的“刺头”,后生们分工合作,指定专人对付,做到兵来将挡,水来土淹,有计划也有安排。危急时刻,剑拔弩张,同伴里总会有人站出来,快速回应,火辣犀利,让对方一时语塞,乱了方才,即刻变被动为主动,转危为安。哪曾像今天这样,歌海受困,腹背受敌,孤身一人,没有外援,被围得密不透风,无法突围。

    此时的车内没有歌声,鸦雀无声。姚文达这边依旧没有动静,噤若寒蝉。看来这位老乡是王八吃秤砣——铁了心,今天不打算应声唱歌了,姐妹们心里想着。于是加大火力,再一次发起攻击。姐妹们唱道:

    对门有匹牛,大喊三声不抬头。

    牛不抬头吃嫩草,哥不抬头想婆娘。

    如今生活火样红,鸡鸭成群好风光。

    是个公鸡都会叫,除非你是阄鸡公。

    极尽挖苦、羞辱之能事。目的是激将姚文达。

    姚文达依然开着车,平静而面带微笑。他娴熟地操作着,时而向左打着方向盘,时而向右扳将过来,在这弯弯曲曲有如玉带一般延伸的公路上,他得心应手,游刃有余。此时,车窗外依然细雨霏霏,山雾弥漫。车子平稳地行进着,向前拐了一个弯,下了一个坡,然后行走在平缓的公路上。这时姚文达唱了起来:

    一莫急来二莫忙,急急忙忙为哪行?

    不是八月打谷子,不是四月黄了秧。

    你讲唱歌我也爱,肚里无才唱不来。

    撑船难过滩头水,骑马难过陡石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姚文达,这位苗山里生、苗山里长的苗家汉子,一口气唱了5首山歌。姚文达应答了,姚文达唱起来了,这标志着一个歌堂正式开启。这时,姐妹们高兴,姐妹们欢呼,自此,姚文达与众姐妹往来酬唱,一发而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姚文达开着大巴,回敬着车厢里飘荡着的山歌,娴熟大气,从容自如。是啊,伟江的山山水水养育了他,伟江的山歌早已化作丰沛的精神食粮流进他的血脉,滋养他的身心。对乡亲故里的热爱,对山歌文化的自信,让他自带光环,形成强大气场,面对今天这样好似人潮歌海的阵仗能够左右逢源,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在伟江,山歌已融入人们的生活,已流进人们的心田。在这里,一草一木是山歌,一颦一笑也是山歌。山歌即是生活,生活也是山歌。高兴时唱山歌,痛苦时也唱山歌。高兴时唱山歌,是兴高采烈,是激情飞扬;痛苦时唱山歌,是长歌当哭,是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这便是伟江人生活方面的山歌。

    在伟江还有劳动歌。劳动歌在劳动中产生,又在劳动中传唱。伟江偏远陡峭的山水风貌,使这里的山歌显得苍凉、悠远。人们唱道:

    日头出来照四方,照到我的好田庄。

    日晒雨淋来种田,多收谷子心不慌。

    一颗种子一根芽,一颗饭来一口茶。

    春上辛苦把田种,四季辛劳把家发。

    这些山歌里满含着对劳动艰辛、美好生活来之不易的深切感受。

    伟江山歌里最精彩的当数情歌,当地也叫花歌。伟江的情歌最热辣最撩人。爱情是人类永恒的主题,山歌也同样离不开爱情。如果说伟江山歌是花,那么伟江的情歌便是花蕊里的蜜。在伟江苗寨,情歌是礼物,更是男女之间的信物。小伙子和姑娘因情歌相遇相识,因情歌相识相知。他们用情歌互探底细,互诉衷肠。歌堂上,小伙子大胆诘问,姑娘们委婉作答。小伙子越战越勇,语出惊人,而姑娘却常常且战且退,闪烁其词:

    想妹迷,想妹迷,想妹迷迷饭不吃。

    吃饭如同吃沙子,吃菜如同吃树皮。

    哥莫说,哥莫说,哥哥家里有老婆。

    回去老婆扯耳朵,看你敢说不敢说。

    这是姑娘小伙初初见面,互生情愫后的相互询问。接下来姑娘大胆地试探:

    东风吹来南风吹,妹今无伴好吃亏。

    家里有挑千斤担,无人帮妹挑一头。

    妹莫愁,妹莫愁,哥哥勤俭又持家。

    若凡妹妹不嫌意,哥哥帮妹挑一头。

    在伟江,智慧的姑娘和小伙子在劳动中更是情歌连连。他们辛勤劳作,情歌飞扬,他们播种希望,他们收获爱情,他们是甜美的。劳动中的爱情最真挚、最纯朴,劳动中的情歌也最为质朴温婉、深情感人:

    种田莫种路边田,路过几多好姣莲。

    扛起犁耙跟她走,耽搁几多好阳春。

    种田莫种路边田,莫望别的好姣莲。

    只愿哥哥跟妹走,我俩相伴过百年。

    爱情是美好的,却也是恼人的。小伙子抬头仰望夜空,此时吊脚楼里歌声悠扬,像布弄河水流淌不息。可是歌声可否总在耳边响起?哪一支山歌才是相伴今生永不停歇的歌谣?于是情歌里总有伤感哀怨,总有愁肠百折:

    莫叹息,莫叹息,如今哥妹相分离。

    天下酒席也有散,黄河水急也有湾。

    哥妹相逢到如今,暂时离别莫伤心。

    只要留得青山在,哪愁花开不逢春。

    情深意长,难分难舍。妹妹对哥哥的思念以及思念而不能相见的怅惘像山坡上的雾霭,来回飘散,哥哥和妹妹之间的情谊又像天边的云彩,离不去,化不开。

    伟江的山歌别有风情。人们唱起那山歌,哼着那旋律,立刻形成一个气场,让人感受着这一方山水的气韵和这一方土地上人们的情怀。

    在伟江,生活歌、劳动歌、爱情歌并非泾渭分明,非此即彼,而是水乳交融,难分彼此。是啊,劳动创造美好生活,而在美好的生活里人们歌唱甜美的爱情,这本来就是一脉相承、相得益彰的啊!

    伟江的山歌哟,是一颗颗珍珠,人们用情和爱把它串联起来,让它璀璨夺目;是这里林间的小溪,汩汩流动,清新自然;是雨露春风,润物无声;是这片土地上漫山遍野的杜鹃花,火红热辣,分外妖娆!

编辑:陈创明  作者:杨玲龙